向互聯網“求關注”?認真你就輸了!

我喜歡鄧麗君,死掉了;我喜歡梅艷芳,病故了;我喜歡黃家駒,摔死了;我喜歡張國榮,跳樓了;我喜歡你,你自己看著辦吧!當你看到這樣的段子發笑時,當你在某一熱點事件背后做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時,有一個年僅19歲的少年正因失戀而在微博直播自殺,這看似可悲的事件背后到底意味著什么?

 

        直播自殺,只是“求關注”嗎?

        95年的小曾出生于瀘州,不到3歲父母便離異,和外婆長期生活在一起的小曾成了精神上的“孤兒”。年僅19歲的他因情輕生,其內心的脆弱讓人憐惜——如果多些家庭溫暖,悲劇也許就不會發生。

        心理學家說,早戀現象離不開家庭因素、心理因素,更離不開社會因素。青少年接觸網絡的年齡在段逐年降低,公共場所隨處可見拿著手機、iPad的少年低頭族。大量帶有色情、暴力、低俗的文字和游戲入侵互聯網,一個偏激、極端的世界觀大門徐徐打開,面對現實中的挫折不能積極樂觀地去對待,而是以極端方式求得解脫,小曾的軟弱顯而易見。

        通過網絡直播自殺,這張隱形大“網”的背后不止是“求關注”,它內容雖豐富卻良莠不齊,互聯網對青少年的人生觀、世界觀的影響成為焦點。

        網絡暴力難辭其咎

        網絡暴力導致的慘劇不僅是在中國,2010年1月14日,使年僅15歲的少女菲比•普林斯因不堪在學校受同學欺負和網絡上遭遇語言暴力,在家中上吊自殺。

       據統計,近年來采用微博等手段直播自殺的案件達20起,……,然而不謀而合的是其背后的網絡暴力主因。

       在小曾直播自殺的4個小時之內,吸引了大量圍觀人群,有人積極開解勸導,也有相當一部分人作出“我就是來打醬油的”“老板再來幾串肉筋”這樣的圍觀心態,更有甚者說出“有種你就去死”“還不死?你賠我流量”等刺激性言語。

        不論他因情自殺是否愚蠢輕率,不論網友們曾經受過多少類似直播自殺、最終變成噱頭的欺騙,我們都應該對生命抱有嚴肅負責的態度,做不到循循勸導,至少也不應該再雪上加霜。難道就因你痛恨他的輕生與不負責任,就可以挑撥他已經很脆弱的神經?

        互聯網已進入冰河時代?

        上月28日高圓圓和趙又廷大婚,網上一眾屌絲男大喊傷心,不管是否系故意炒作,反正是上了頭條。回首當年,圓圓和又廷的結合還要從影片《搜索》說起,而高圓圓在《搜索》中所飾演的正是一名深受網絡暴力威逼直至自殺的女白領。

        許多人以為只要躲藏在網絡背后就可以肆意傷害別人,既不犯法也不怕犯法,因為根本沒法可依。網絡暴力現象的層出不窮,凈化網絡環境已經成為一種趨勢,實名制的出臺確實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網絡亂象,但文明的底線應該是在每一個人的心里。

        自殺本是一種私密的決定,直播自殺則折射出小曾內心微弱的求救信號,或許他需要的不是用死來解脫,他更需要的是有一些人一些話能更幫助他脫離內心的痛苦。

       其實網絡暴力亂象無處不在,扶起摔倒老人的人被視為“土豪”,攙老奶奶過馬路也要截圖點贊。全球氣溫變暖,但互聯網世界卻在變冷,這種冷因為科技網絡的發達,讓人戴上了厚厚的面具,讓眼睛和心受到了蒙蔽。所以,解讀君呼吁#暖冬行動#不要讓內心的良善被這種寒冷淹沒,我們一同去喚醒,哪怕只溫暖到身邊的人也好。

贵州生肖时时彩玩法